[安全阀作用]上海滩大佬戴志康沉浮录 最爱的P2P却可能伤他最深

时间:2019-08-14 星期三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心理健康手抄报素材

  财联社(上海,研究员 严沁雯)讯,刚刚送走台风,8月的上海又重新被炎热笼罩。当担心兑付问题的投资人在芳甸路185号“证大金服”办公室越挤越多,55岁的正面临他金融生涯中的又一场危机。

  8月12日,戴志康为实控人的上海证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证大财富)终止了与数千名员工的劳动合同关系,并表示“根据监管要求,即日起暂停所有贷款新增业务”。

  不仅如此,戴志康控制公司旗下的平台――捞财宝也于同一天发布公告称,由于平台存管合作方华瑞银行单方面决定终止存管合作,公司将停止新增业务。值得一提的是,华瑞银行回应称,并未单方面关闭或停止存管合作。

  戴志康曾说:“我最看好P2P”,现如今,这句话看上去分外扎眼。

  年少成名与第一次危机

  本科中国人大专业,研究生研究生部,“五道口”出身的戴志康不缺在金融领域的专业素养。

  1988年,戴志康辞去中信实业银行总行担任行长办公室秘书的职位,去海南创办了“国际金融公司”。半年后,创业无果的他成了德国德累斯顿银行的中方代表。

  虽然人在北京,南方吹来的“热风”却让海南在他心中生根发芽。

  1989年,在同学张志平的邀请下,戴志康再一次回到海南。这一次,他当上了海南办公室主任,也开启了他真正意义上的投资生涯。

  在戴志康的组建下,1992年,中国第一家公募基金――富岛基金诞生了。一口气募集到6000万资金后,戴志康在金融投资界一战成名。

  与此同时,戴志康开始在杭州投资,并于出资设立了上海证大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现名:上海证大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那一年,戴志康还不到30岁。

  一切都看上去很美好,直到1993年宏观调控措施的出现。属于海南的热潮骤然降温,在房地产和股票的泡沫破碎之际,戴志康迎来了第一次危机:不仅输光了6000万本金,还赔掉500万,曾经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在这场股市雪崩中背上了负债。

  地产大佬的退场

  刚迎来高光时刻便被打回原形,戴志康却表示“技巧只是一时的失败,不是永远的失败。”

  1995年的“327事件”给了戴志康翻身的机会。在成功战胜多头后,戴志康一下子赚得600万元,而股市也再次成为他的战场。

  苏常柴、四川长虹、电广传媒、中信国安、东方明珠…..靠着对这些股票的低吸高抛,戴志康取得了巨大收益,单是苏常柴赚的钱便超过了1亿元。而戴志康的证大,也在1999年成为净资产2.5个亿的专业理财公司。

  也是在1999年之后,戴志康迎来又一次事业高峰,这一次,他的身份转变为“地产大佬”。

  靠着低价拿地的成本优势,戴志康的证大在浦东打造出了一系列成功项目。2003年,上海证大房产于在港交所,戴志康本人身价也水涨船高,一度跻身胡润房地产富豪榜28强。

  不过,曾表示过自己“不甘平庸”的戴志康却因为激进改变了公司的发展轨迹。

  2010年,在以92.2亿元的天价将上海外滩8-1拿下之后,资金压力随之而来。据媒体报道,由于超过了第二次的土地款项交付时间,证大每天支付的滞纳金高达460万元。

  在资金和调控的双重压力下,“地王”最终被戴志康出售,证大房地产项目也离开了上海大本营,来到南京。不过,南京市场却没有带来预期的效果。据数据显示,上海证大的净利润在2014年之后便连年为负,其负债率更是不断增高。

  2015年,在留下“房地产现在是最后的疯狂”这句话后,戴志康将与女儿持有的上海证大房地产42.03%的股份卖给了东方资产,12.507亿港元的价格被戴志康形容为“半卖半送”。靠着这笔钱,戴志康开始投入自己“新”的事业。

  回归金融老本行之后

  人终归要回到自己熟悉的领域。在外界给贴上“爱好高调拿地”的标签之时,戴志康一早便透露了回归金融老本行的想法。

  从2010年起,戴志康的证大集团便开始在深圳等地设立小额贷款公司。包括作为银行助贷业务的深圳证大速贷小额贷款、以扶植农村经济的海门证大农村小额贷款、还有以P2P撮合平台为核心业务的上海证大财富和北京捷越联合等多家公司。

  2015年,戴志康接受东方早报采访时曾表示,在微金融行业里,证大系排在前三位;而在P2P领域,证大排在宜信和陆金所后面。

  “微金融既赚钱,又积德。”或许是草根出生使然,又或许受高学历的影响,人文情怀贯穿了戴志康的投资生涯,无论是建美术馆还是投身文化产业,戴志康都希望自己做的事业有益于“人”。

  然而,现实却没能让戴志康继续延续这一情怀。

  2017年5月2日,戴志康2012年高调推出的微金融平台“证大e贷网”宣布停止运营。

  2019年4月,证大财富被爆出存在高额贷款、第三方进行暴力催收现象。

  2019年8月12日,证大财富终止了与数千名员工的劳动合同关系。

  东方早报曾对戴志康提问,在小微金融领域,难道不怕政策有变数?戴志康则自信表示,我们在行业里已经处于领先,所以政策随便怎么出,我们都不会被政策挡在门外。

  随着千亿平台团贷网爆雷、红岭“良性”清盘、P2P一哥陆金宣布退出,头部平台的发展似乎预示着,P2P行业已经走到了尽头。

  在此之中,监管层针对网贷平台的整治力度持续加码。在近日召开的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中提到,要求继续加强风险整治。下一阶段重点为,稳妥有序化解存量风险、多措并举支持和推动网贷机构良性退出或平稳转型。

  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与去年对比,今年的P2P平台大幅降低。截至7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跌破800家关口,下降至787家。据不完全统计,7月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30家,仍然以平台清盘分期兑付和网站关闭为主。

  “平台实控集团将对平台的资产清收和整体良退提供全力保障。”暴雷前一天,戴志康在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

  经历过股市雪崩后的负债累累,承受过被迫退出压力,这一次,戴志康能够全身而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