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活动主持词]利元亨大客户现“逾期”?集中度高企客户质量或恶化?

时间:2019-08-15 星期四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akb48 橘梨纱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罗九 唐里 映蔚 洪力/编审

  带着“靓丽”的业绩报表,广东利元亨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元亨”)向科发起冲击,意欲分一杯羹。

  然而,营收靠赊销净利靠补助,利元亨的“靓丽”业绩或“虚有其表”,其前五大客户频频陷入经营困境,客户质量集中度高企或恶化,未来或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

  营收靠赊销净利靠补助 少计提存货跌价

  主要从事智能制造装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为、汽车零部件、精密电子、等行业提供和工厂自动化解决方案的利元亨,近几年的营收净利呈现高速增长势头,业绩表现可圈可点。

  2016-2018年,利元亨营业收入分别为2.29亿元、4.03亿元、6.81亿元,2017-2018年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75.83%、69.24%;2016-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1,260.33万元、4,158.15万元、12,900.76万元,2017-2018年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29.93%、210.25%。

  而利元亨营收高增长的另一面,是高企的赊销。

  2016-2018年,利元亨应收款项分别为1.34亿元、2.69亿元、3.06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8.57%、66.88%、44.87%。

  2017-2018年,利元亨应收款项增长额分别为1.35亿元、0.36亿元,同期营业收入增长额分别为1.74亿元、2.79亿元,应收款项增长额占同期营业收入增长额的比重分别为77.84%、13.07%。

  这意味着,2017年,利元亨的营业收入的增长,有将近“八成”是由赊销贡献。同期,利元亨税收优惠占净利润比例高达八成,其净利或高度依赖税收优惠。

  2016-2018年,利元亨享受的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539.69万元、3,341.83万元、6,700.85万元,占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42.82%、80.37%、51.94%。

  对此,利元亨解释称,虽然公司获得的税收优惠金额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较高,但公司享受的税收优惠政策是同行业普遍享有的税收优惠政策,相关政策具有持续性,与本公司经营业务密切相关,属于本公司的经常性所得,对税收优惠并不存在严重依赖。

  反观2019年7月才刚上市的同行浙江杭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可科技”),2016-2018年,杭可科技享受的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2,479.72万元、3,020.88万元、5,557.83万元,占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26.98%、16.73%、19.42%。相对于同行杭可科技,利元亨的税收优惠占净利润的比重高企,对税收优惠或存依赖。

  实际上,利元亨的“问题”或还不止于此。

  近年来,利元亨存货账面余额逐年增长,但其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却逐年下降,且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低于同行。

  2016-2018年,利元亨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1.25亿元、3.49亿元、4.82亿元。同期,利元亨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分别为1.34%、0.28%、0.25%,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分别为168.05万元、99.33万元、119.02万元。

  对比同行公司,2016-2018年,无锡先导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先导智能”)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分别为0、0.22%、0.43%,深圳赢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赢合科技”)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分别为0.1%、0.34%、0.44%,深圳科瑞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瑞技术”)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分别为5.56%、4.52%、5.7%,杭可科技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分别为0、0.9%、2.15%;2016-2018年,上述4家同行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平均值分别为2.83%、1.5%、2.18%。

  利元亨业绩含金量几何,或该打个“问号”。

   

  前五大客户频陷经营困局 集中度高企客户质量或“恶化”

  实际上,利元亨不仅业绩含金量存疑,其还面临着客户质量“恶化”的问题。

  2016-2018年,利元亨前五大客户所贡献的销售额分别为2.01亿元、3.58亿元、6.3亿元,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7.97%、88.91%、92.52%对比同行公司,2016-2018年,先导智能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3.97%、59.01%、68.92%;赢合科技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0.29%、48.94%、57.04%;杭可科技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0.04%、63.70%、62.85%;科瑞技术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6.06%、80.34%、72.94%;博众精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1.44%、83.72%、74.35%。上述5家同行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的平均值分别为74.36%、67.14%、67.22%。

  由上可见,近年来,利元亨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高企,其对前五大客户或存依赖。然而,利元亨前五大客户近年来似乎“流年不利”,频陷经营困局。

  据招股书,天津力神电池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以下简称“力神”)是利元亨2018年的第二大客户。2016-2018年,力神所贡献的销售额分别为974.36万元、307.69万元、7,657.32万元。

  据中国嘉陵股份有限公司(集团)发布的《ST嘉陵重大资产出售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预案(修订版)》,2016-2017年,天津力神电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神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46.75亿元、45.6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84亿元、-3.48亿元。

  2017年,力神股份由盈利转向亏损。而在2018年,力神股份对其供应商宁波容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容百科技”)的应收账款回款情况恶化。据容百科技招股书,力神股份是容百科技2016年以来的第一大客户,2016-2018年所贡献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68亿元、3.69亿元、6.4亿元,所产生的应收账款分别0.14亿元、2.2亿元、1.71亿元,账龄均在一年以内。

  2016年,力神股份未出现在容百科技前五大应收账款客户名单,2017年-2018年,天津力神均为容百科技第一大应收账款客户。截至2019年4月30日,2017年,容百科技对力神股份应收账款的期后回款金额为2.2亿元,期后回款比例100%;2018年,容百科技对力神股份应收账款的期后回款金额1.14亿元,期后回款比例66.82%。

  净利润由正转负,对供应商容百科技的应收账款回款情况放缓,种种迹象或表明力神股份经营困局隐现。与此同时,力神股份子公司也问题缠身。

  据法院裁判数据,天津力神全资子公司力神动力电池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神动力”)近年法律纠纷缠身。《金证研》沪深资本组通过裁判文书网搜查关键词“力神动力电池系统有限公司”发现,力神动力共有6条法律诉讼记录,涉诉事由主要为买卖合同纠纷、承揽合同纠纷、追索权纠纷。上述法律诉讼记录,2017年和2018年各有1条,另外4条均是发生在2019年。

  无独有偶,利元亨的前五大客户芜湖天弋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芜湖天弋”)、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特玛”)也纷纷陷入经营危机。据招股书,芜湖天弋是利元亨2017年的第二大客户,当年所贡献的销售金额为1,737.02万元。

  据法院裁判数据,芜湖天弋近几年买卖合同纠纷缠身。《金证研》沪深资本组通过法院裁判文书系统搜查关键词“芜湖天弋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发现,芜湖天弋合计存在9起买卖合同纠纷记录,发生时间为2016-2019年期间,其中2016年1条,2018年6条,2019年2条。

  据法院执行数据,2019年7月2日,芜湖天弋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758087,案号为(2019)皖0705执1710号,执行法院为陵市铜官区人民法院。

  据招股书,沃特玛是利元亨2017年的第三大客户,所贡献的销售金额为1,196.58万元。

  据法院执行数据,沃特玛被多家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存在111条被执行信息,立案时间为2018年7月19日至2019年7月23日期间。

  值得一提的是,沃特玛是利元亨2017年的新增客户,因沃特玛发生经营困难,利元亨与沃特玛已不再合作。

   

  应收账款逾期金额激增 第一大客户现“逾期”

  在客户质量恶化的同时,利元亨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回款情况也不容乐观,应收票据出现无法兑付情况,应收账款逾期金额逐年增长。

  据招股书,2016-2018年,利元亨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分别为1.34亿元、2.69亿元、3.06亿元;其中应收账款分别为2,556.22万元、3,641.7万元、7,235.81万元;应收票据包括银行承兑汇票和商业承兑汇票,银行承兑汇票分别为1.04亿元、2.3亿元、1.99亿元,商业承兑汇票分别为434万元、330万元、3,386.67万元。

  2018年,由于沃特玛经营困难,利元亨对沃特玛的应收票据出现无法兑付情况。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即2016-2018年期间,利元亨共取得沃特玛开具的1,260万元商业承兑汇票,截至2018年1月25日,因沃特玛经营困难,利元亨仍存在对沃特玛364万元的应收票据无法兑付。

  据利元亨在问询函的回复,截至2017年末,沃特玛并无明显的无力支付货款或其他减值的迹象,2018年3月,利元亨通过网络公开信息查询得知沃特玛拖欠供应商款项,才了解到沃特玛应收票据或存兑付危机,后经与沃特玛协商达成协议,2018年4月,沃特玛以作价大致相等的资产――2台新楚风1.5T厢车、6台中车时代10.9米纯电动大巴、1,579根电芯、32个物料盒,抵偿沃特玛的364万元应收票据。

  应收账款方面,利元亨应收账款逾期金额逐年大幅增长,2016-2018年,利元亨应收账款逾期金额分别为44.12万元、278.48万元、2,910.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利元亨对前五大客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以下简称“新能源科技”)、芜湖天弋、爱信精机(佛山)车身零部件有限公司、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的应收账款均出现逾期情况。

  其中,2016-2018年,新能源科技是利元亨第一大客户。据招股书披露,2016-2018年,新能源科技所贡献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15亿元、3.11亿元、4.51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0.14%、77.29%、66.19%。

  据招股书,截至2018年末,利元亨对新能源科技的逾期应收账款为2,203.4万元,截至2019年4月末回款2,129.5 万元,逾期应收账款余额为73.9万元。新能源科技逾期原因,主要是2018年12月到期的质保金因资金预算,未及时付款导致。

  而芜湖天弋为利元亨2017年的第二大客户,近年来买卖合同纠纷缠身且被列为“老赖”,或存经营危机。

  据招股书,2018年,利元亨对芜湖天弋的逾期应收账款为330万元,截至2019年4月末回款60万元,逾期应收账款余额为270万元,芜湖天弋期末逾期原因为,客户资金周转问题延迟支付。双方已达成付款补充协议,分次还清。

  近年来,利元亨前五大客户频频陷入经营困境,客户质量恶化,而其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的回款情况亦不容乐观,其对前五大客户的应收账款,甚至出现逾期情况。对于依赖大客户的利元亨而言,客户质量恶化无疑将给其未来经营业绩带来诸多不确定性。这也或将成为利元亨上市的一道“紧箍咒”,对此《金证研》沪深资本组保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