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湟源吧]盛屯矿业融资超百亿元分红率仅0.4% 投资回报“倒挂”下巨额投资遭问询

时间:2019-08-16 星期五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十一月的英文

本报记者李婷

8月8日,盛屯矿业披露了新的投资计划,拟耗费10.2亿元在印尼投资高冰镍项目。此事即刻引发了上交所的问询。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在风口之下,盛屯矿业自2016年开始切入并持续布局新能源动力电池钴镍行业。2019年一季度财务数据显示,受到钴价格波动影响,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86.51%。

近年来,伴随着公司不断进行对外投资和并购,公司频繁进行定增募资。公开数据显示,从2010年至今,盛屯矿业共计定增8次,累积募资83.6亿元(净额);此外,盛屯矿业在2013年至2018年共计发行公司债6次,累积募资22.5亿元。而2019年,盛屯矿业已经进行了两次定增。

频繁的募资之后,盛屯矿业回报却显得“比例失调”。与上述巨额融资相对应的是,从2010年至今,盛屯矿业仅分红2.9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尽管盛屯矿业频繁融资购买资产,但从公司实际经营上看,却并没有显现在对投资者的回报上。

频繁融资大手笔投资

业绩增收不增利

8月8日,盛屯矿业公告披露拟通过控股孙公司华玮镍业有限公司,投资友山镍业在印度尼西亚纬达贝园投建的年产3.4万吨镍金属量高冰镍项目。该项目总投资为4.07亿,根据公司所占股权比例计算,公司本次对外投资金额为1.45亿美元,折合10.24亿元。

盛屯矿业在公告中称,公司的发展战略中,以、为基础,着眼于钴、镍等新能源动力电池的金属。此次项目投资是公司在既定战略下的一次重要举措。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盛屯矿业通过两次定增筹集资金24.27亿元用于投资收购。此外,在6月26日,公司还发布了预案,计划募资24亿元,其中17亿元用于投资刚果年产3万吨电铜、5.8万吨粗制氢氧化钴(金属量)湿法冶炼项目,剩余7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在全球经济风云变化的形势下,加之国内去杠杆的背景下,盛屯矿业的频繁融资持续大规模的投资引发关注。

此次投资也引发了上交所的火速问询,上交所对于公司此次投资金额巨大的项目可行性报告以及融资形式、项目前景、境外投资风险等提出问询。

8月13日晚间,盛屯矿业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表示,目前项目已经进行了内部尽调和论证,正式可行性正在编制。

盛屯矿业披露目前项目相关假设前提建设期为2019、2020年;建成后第一年达产70%,第二年及以后年份达产100%;完全达产年份可产高冰镍43590t/年,高冰镍价格按9750美元/吨,预计投资回收期5.63年。

而对于此次超10亿元的投资规模,其中30%部分(人民币3.07亿元)公司以自有资金投入,剩余70%部分(人民币7.168亿元)公司计划通过申请8年期的银行项目专项融资。

尽管公司看好钴镍新能源动力电池项目前景,但从公司2018年及2019年一季度财务数据上看,钴价格的波动导致公司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

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07.54亿元,同比增长48.80%;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4.20亿元,同比下降31.14%。受到下半年钴价波动影响,报告期公司钴材料业务实现营业收入30.82亿元,比上年同期上涨31.36%,实现毛利5.74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0.65%。

截至目前公司尚未发布2019年半年报,而2019年第一季度延续了2018年的情况,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降0.32%,归属净利润同比下降86.51%。

融资超百亿元分红率仅0.4%

四处买矿不“赚钱”?

根据数据统计,自2010年以来,盛屯矿业至今已进行了8次定增,累积募资金额达到了83.6亿元,共计增发12亿股;此外,盛屯矿业在2013年至2018年累积发行公司债券总额22.5亿元。

不过,相对于盛屯矿业规模超百亿的募资规模,盛屯矿业对投资者的回报比例对比之下并不高,数据统计,从2010年至今,盛屯矿业累积分红总2.9亿元,而分红率仅为0.4%。

而在频繁定增同时,从2017年至2018年盛屯矿业总股本从14.97亿股增加到18.31万股,虽然资产负债率由58.37%降至43.73%,但基本每股收益则由0.4080元降至0.2450元。

有观点认为,这意味着盛屯矿业频繁融资并没能顺利转化成业绩回报。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盛屯矿业通过频繁定增大手笔收购四处买矿,不过从2014年至2018年近5年的年报数据显示,公司金属矿采选业务却并未实现增长。

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公司矿山销售收入分别为4.67亿元、4.34亿元、3.45亿元、4.62亿元、4.53亿元。从数据上看,2018年销售收入尚不及5年前。

与此相对应的数据是,2014年至2018年,公司共计定增5次,累积募资36.4亿元。包括在2014年定增募资10.19亿元用于收购贵州华金矿业补充流动资金等;2018年1月份募资14.3亿元收购恒源鑫茂矿业补充流动资金等;2018年8月份募资11.9亿元收购珠海科立鑫等。

此外,从公开披露情况来看,截至2018年底盛屯矿业6个自有矿山项目,仍有四个项目未投产,其中包括云南玉溪鑫盛矿业至今尚未开采,此外还包括驰矿业因技改停产,华金矿业处于复产中、恒源鑫茂也尚未投产处于探转采过程中。其中,云南玉溪鑫盛矿业早在2008年就以资产置换方式获得,10年之后至今尚未开采。

对于公司频繁融资背后分红比例低的“逻辑关系”,以及公司对于巨额资金购买矿山却面临长时间不投产等问题,《证券日报》记者电话联系上市公司董秘并发送短信,但暂未获得回复。记者在联系公司公开电话之后,将相关问题采访提纲发送至公司工作人员指定邮箱,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将研究回复。截至发稿时,记者暂未获得回复。对此,本报将持续追踪报道。

(编辑才山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