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师范学院]三年亏3.5亿元、频繁海外并购 埃夫特冲击科创板有戏吗?

时间:2019-08-16 星期五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望闻问切是谁发明的

  《科创板日报》(芜湖,记者 查道坤 刘梦然)讯,作为安徽省第二个科创板上市申请公司,被称为国内机器人龙头企业的埃夫特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埃夫特”)自今年6月申报以来备受关注。

  上交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网站显示,埃夫特目前的审核状态为中止,更新日期为7月31日。按照相关规定,埃夫特需要在3个月的规定时限内更新财务资料并经审核确认后,上交所将恢复其上市发行审核。

  身为中国工业机器人“第一梯队”的埃夫特,距离登录科创板真的是万事俱备,只缺吗?为此,《科创板日报》记者日前前往公司所在地,安徽芜湖对埃夫特进行了实地探访。

  “第一梯队”企业冲刺科创板

  今年6月26日,埃夫特向上交所提交科创板上市申请,并于7月24日进入“已问询”阶段。不过,问询阶段还未结束,由于财报过期,其目前发行上市审核状态显示为“中止”。

  根据相关规定,招股说明书的的有效期为6个月,至多延长一个月。由于埃夫特此前提交的财报审计报告基准日为2018年12月31日,经过延期申请的有效期也仅至2019年7月31日。

  今年初,埃夫特曾与国信证券签订IPO(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辅导协议,有意登陆。埃夫特最终选择入驻科创板,其保荐机构依旧为国信证券。

  据了解,埃夫特属于智能制造装备行业,注册地为安徽,所属行业为通用设备制造业,经营范围包括工业机器人核心零部件、整机、系统集成的研发、生产、销售等。

  招股书显示,埃夫特此次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1.3亿股,募集资金11.35亿元,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扣除发行费用后,集资金主要用于下一代智能高性能工业机器人研发及产业化项目、机器人核心部件性能提升与产能建设项目及机器人云平台研发和产业化项目等。

  对于募资项目,在招股书中公司表示,下一代智能高性能工业机器人研发及产业化项目建成后,可实现年产8000台智能工业机器人,包括高性能通用工业机器人等;机器人核心部件性能提升与产能建设项目主要解决影响工业机器人性能与功能的瓶颈问题,项目建成后能保证其产品综合性能达到国际水平。

  此外,机器人云平台研发和产业化项目将构建高并发、大容量、高实时混合工业机器人云平台,并在此基础上建设多种不同的应用示范产线,解决中国制造业企业智能化的难点和痛点。

  不过,事实上,全球工业机器人市场在经历前几年的快速增长后,目前涨势明显放缓。根据IFR统计,全球工业机器人的出货量自2009年开始快速增长,平均复合增长率达25.97%。不过由于受全球尤其是亚洲地区汽车、3C等行业出现的销量下滑或减缓影响,去年亚洲地区工业机器人销量增长缓慢。埃夫特招股书显示,2018年由于亚洲地区增速放缓,全球工业机器人出货量达到38.4万台,仅增长1%。

  此外,根据2018年中国工业机器人实际出货量13.3万台,出货量出现下降,主要原因在于中国汽车销售下滑,导致汽车行业工业机器人销量下降15%。

  埃夫特在招股书中援引《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2018)》,将公司定位为中国工业机器人第一梯队企业,并将公司未来的总体发展战略定为逐步提高核心竞争力。然而,现实情况是国外有工业机器人四大家族(ABB、KUKA(库卡)、FANUC(发那科)、YASKAWA(安川)),国内有机器人(300024.SZ)、埃斯顿(002747.SZ)、新时达(002527.SZ)、拓斯达(300607.SZ)、华中数控(300161.SZ)5家上市企业,埃夫特要在一众行业龙头企业中真正脱颖而出,并非易事。

  为此,《科创板日报》记者于8月4日走访位于芜湖市鸠江区万春东路的埃夫特总部。《科创板日报》记者在公司现场看到,厂区内较安静,只有位于厂区北面的厂房扩建工程还在施工。据现场工程牌显示,该项目为埃夫特下一代智能工业机器人研发及产业化项目大小件加工厂房扩建工程。

  《科创板日报》记者在现场还观察到,埃夫特所在地是当地机器人产业基地,除埃夫特外,周边还包括普迈科机械、安徽佩吉智能科技等在内的多家智能设备制造公司。附近企业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该产业基地目前得到芜湖市和鸠江区政府的大力支持,已形成工业机器人、核心零部件、服务及特种机器人、系统集成、智能装备全产业链集聚发展态势。

  国资控股 加持“明星”股东

  事实上,尽管埃夫特所处地芜湖仅是三线城市,不过由于脱胎于当地知名企业奇瑞汽车,且得益于国资委背景和产业扶持,埃夫特近年来一路高歌猛进,背后“明星”股东云集,注册资本从成立初的200万元增资为至今的39,133万元。

  埃夫特成立于2007年,前身为芜湖奇瑞装备有限责任公司,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为埃夫特原股东。成立之初注册资本为200万元,由奇瑞汽车全额现金出资。

  2012年2月,奇瑞装备更名为“安徽埃夫特智能装备有限公司”,并于2014年6月控股股东变更为远大。2016年4月,公司整体变更设立为股份有限公司,股东为芜湖远宏、睿博投资、美的集团、远大创投和奇瑞科技。

  此后公司经历多次增资和。据最新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目前第一大股东为芜湖远宏,持股21.47%,第二大股东为远大创投,持股15.57%。

  不过,由于远大创投同时持有芜湖远宏95%股份,因此远大创投直接或间接共持有埃夫特37.03%股权。此外,睿博投资作为员工持股平台,为芜湖远宏一致行动人,且奇瑞科技于今年5月承诺与芜湖远宏保持一致行动关系。因此,芜湖远宏及其一致行动人共持有埃夫特50.05%股权。

  事实上,远大创投的主营业务为创业投资,芜湖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其85.36%股权。由于芜湖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持有芜湖建投100%股权。因此,芜湖市国资委为埃夫特实际控制人。

  除此之外,知名基石资本也出现在股东名单前列。2017年6月基石资本通过旗下的机构信惟基石通过认缴注册资本6000万元成为埃夫特5%以上股东,并在2018年12月通过马鞍山基石进行增资。目前两者持股比例分别为15.33%和4.59%,合计持有埃夫特19.9%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1月,埃夫特还引入美的集团为战略投资者。从招股书上看,美的集团直接持有发行人9.0971%股权;此外,其全资控股的美的机器人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持有芜湖远宏5%的股份。

  此前,美的系已现身有方科技、乐鑫科技的股东名单。埃夫特是第三家有美的系入股的科创板受理企业。在其参股的三家公司中,有方科技、乐鑫科技均涉及无线通信产品生产制造和行业,埃夫特则与美的此前收购的库卡同属工业机器人领域。

  对此,有市场分析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美的参与投资的三家科创板申请企业均与其自身业务有相关性,今后有望为美的全球业务拓展,同时将产生后期产业链协同效应。

  毛利率低成盈利难题

  一堆明星股东,可见埃夫特受欢迎程度,似乎有一种被簇拥上市的感觉,那么埃夫特实力究竟如何?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从2018年9月开始,国产工业机器人产量增速进入负增长,国内各工业机器人在去年的营收增速均有所下滑。在行业普遍面临亟需提升盈利能力的情况下,埃夫特是否有足够的实力去应对回报期较长的硬科技行业成为疑问。

  埃夫特主要产品分为三类,分别是工业机器人核心零部件、工业机器人整机以及基于工业机器人的系统集成整体解决方案。从各项业务收入贡献情况看,系统集成为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近三年占比均超过七成。

  招股书显示,埃夫特2016年至2018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04亿元、7.82亿元、13.1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则分别为-5018.47万元、-3113.88万元、612.24万元。然而,报告期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股净利润分别为-8123.17万元、-1.26亿元、-1.40亿元,不仅累计亏损达3.5亿元,从历年数据来看,亏损金额甚至有扩大趋势。

  埃夫特在招股书中坦承公司存在尚未盈利的风险。虽然公司收入逐年增长,但扣非后的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却逐年下降。

  公司对此解释称,主要原因为机器人整机业务的核心技术研发投入逐年增加,核心零部件国产化和自动化在未达规模效应前,切换成本较高;在机器人系统集成业务上,国内系统集成业务开展时间较短,试错成本较高,导致整体毛利率较低。此外,还包括研发费用、产生的股权支付费用等,均导致报告期内费用增长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埃夫特的毛利率远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这被认为是其产生亏损的主要原因。根据招股书中列举情况,同行业上市公司毛利率均值在2016年―2018年分别为27.60%、27.17%、27.18%,而埃夫特对应的毛利率仅为14.47%、10.51%和12.63%,仅为同行业平均值的一半左右。其中,通用行业系统集成项目受海外子公司EVOLUT影响,在2017年的毛利率仅为7.15%,较2016年大幅下滑9.39个百分点。

  事实上,由于埃夫特成立之初主要发展的是整机业务,因此优先选用高价进口零部件。此外,公司在拓展系统集成业务时,由于从事系统集成业务时间较短,在自主研发及境外技术消化过程中,前期开发以及试错成本较高,因此系统集成业务的毛利率也较国内成熟的系统集成商低。

  多重因素影响下,埃夫特不仅毛利率波动大,并且远低于同行水平。虽然公司在2018年毛利率有所回升,倒是仍没有达到2016年的水平。

  在选择的具体上市标准上,埃夫特选择的是第四项:预计市值不低于 30 亿元,且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 3 亿元。相关分析人士告诉记者,由于科创板的上市条件相对更包容,涵盖范围更广,因此不同发展模式、不同发展阶段的科创企业都可以来申请上市,包括尚未盈利的企业。

  不过,作为科创板拟上市企业,从2016-2018年,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3596万元、5323万元、7042万元。尽管研发费用在增加,不过公司营收增长较快,公司的研发费用占营收的比例却呈下降趋势,过去三年占比分别为7.14%、6.81%和5.36%。

  对此,科创板分析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中国工业机器人已进入历史机遇期,在研发和制造上更要体现 “”的竞争力。由于工业机器人存在前期投入大、周期长、成长速度慢等特点,埃夫特如何尽快消化海外并购,提高技术水平,尽早改善自身盈利能力是其首要面对的问题。

  频繁海外并购致商誉风险

  持续的亏损,并且毛利率远低于同行,但是埃夫特的扩张业务却并未有所放缓。

  其中,2015年以来,埃夫特开始频繁收购境外收购动作,先后收购喷涂机器人制造及系统集成商CMA、通用工业机器人系统集成商EVOLUT、中高端汽车白车身焊接系统集成商WFC,并战略投资运动控制系统设计公司ROBOX,并在国内合资设立希美埃、埃华路、瑞博思等公司。

  对于收购目的,埃夫特在招股书中表示,将通过并购境外公司,承接、掌握该等公司核心技术后再创新,因此公司在近几年持续寻求海外优势技术进行嫁接,并购国外工业机器人产业链企业。

  不过,大手笔的境外收购也导致公司存在商誉减值风险。截至2018年末,收购CMA、EVOLUT、WFC分别形成商誉账面价值1292.96万元、4918.60万元和36041万元,公司合并报表商誉账面价值为42252.56万元。报告期内,CMA、WFC的商誉未发生减值,但EVOLUT于2016年由于未达到盈利要求,产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113.53万元。

  公司表示,如果未来、市场环境等外部因素发生重大变化,或者WFC和EVOLUT未能通过前期的市场开拓提高净利润,则可能对WFC、EVOLUT和CMA的持续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公司将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

  此外,海外并购还产生无形资产减值风险。在并购WFC时产生客户关系、专利技术与非专利技术等无形资产,其中截至2018年末,客户关系的账面价值高达21045万元,摊销年限为16.84年。WFC的客户包括国际知名大型汽车制造商,目前与这些客户的合作具有较强粘性,如果未来客户关系无法持续,可能会产生较大损失。

  对于上述疑问,《科创板日报》记者曾多次联系公司专门负责信息披露的负责人,不过电话始终处于忙线状态。此外,记者向披露邮箱发送采访提纲,截至记者发稿时,同样未得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