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tackers]NOME加盟商开店9个月盈利不足5万,退店无果诉讼无门

时间:2019-07-11 星期四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牡丹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蓝鲸TMT记者 亦岚

  在今年3月完成6亿元B轮融资后,生活家居品牌NOME(注O上应有小标,下文皆同)便陷入“加盟商退店、转店”的风波,至今仍未平息。

  近日,十逾家NOME加盟店的店主在店铺业绩下滑严重、寻求退店未果,且合同被收回、与NOME多次沟通受阻的情况下,在北京召开了一场“特别”的沟通会。加盟商代表李华(化名)对蓝鲸TMT记者详细阐述了自己在加盟NOME期间遇到的困难和对其经营模式的质疑,以及在寻求退店、追讨相关款项过程中所面临的重重阻碍。

  对于加盟商描述的情况,蓝鲸TMT记者联系NOME方面相关人士试图进行求证,但对方未作任何回复。

  目前,这十逾家NOME加盟店的店主共同委托了一位律师处理相关事宜,他们的共同诉求是希望NOME方面能正视加盟商的合理诉求,也希望给有相同创业想法的人以警示,能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

  兜底承诺+知名投资人站台,NOME宣称加盟商3个月能回本

  启信宝数据显示,NOME的运营主体为广州诺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5月,陈浩为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经股权穿透,陈浩持有公司74.62%股份,为诺米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

  在融资历史方面,诺米公司成立至今共获得三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达10.05亿元。其背后的投资方包括今日资本、红杉资本、华兴资本和天图资本,其中今日资本连投三轮。

  根据诺米公司官网信息介绍,NOME的设计研发中心设立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由瑞典独立设计师及合作设计师组成,为品牌提供创意支持。NOME以家居用品为主,涵盖日常生活领域,集研发、设计、供应和销售于一体。

  在谈及为何选择加盟NOME时,李华回忆道,在2018年的NOME招商大会上,这家公司号称做的是瑞典设计师的品牌,并计划在2018年开300家店。

  更为重要的是,当时不仅有号称“风投女王”的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为其站台,NOME创始人陈浩还在大会上表示加盟商3个月就能回本,并承诺如果因商标问题造成加盟商利益受损,NOME会全部承担这部分损失。

  当时在李华看来,徐新此前曾投资过京东,并获得超过150倍的回报,眼光肯定不会差。而且NOME公司提出的“3个月回本”和为商标问题兜底的承诺都让人觉得较有诚意,李华据此判断这个创业项目回报不错、有投资前景,便投入200万元成为了NOME的加盟商。

  对此,记者拨打了NOME官网留下的电话,并联系NOME方面相关人士,但均未获得有效回馈。

  加盟商开店9个月盈利不足5万,回本遥遥无期

  可惜,事与愿违。李华的加盟店于2018年10月在广州正式投入运营,但店铺的业绩情况远不如预期,甚至在运营的第二个月就出现亏损。

  根据他向记者展示的店铺经营情况,在开业的9个月时间里,其店铺仅在2018年10月、12月及2019年5月实现盈利,其余6个月均处于亏损状态。“5月盈利是因为有打折优惠,但我们不可能一直做打折促销活动,所以6月就又进入亏损状态。”李华解释称。

  他以今年4月店铺的经营数据为例,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据其介绍,当月店铺的食品类、非食品类商品的销售额分别为5.4万元、31万元,按照双方商定的分成比例,上述两类商品的收入将有33%和40%的比例归属于加盟商,即李华可获得约14.56万元营收。而店铺每个月的租金、员工工资等固定成本大约有17万元,这笔费用完全由加盟商承担。以此计算,当月加盟商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

  至于店铺业绩不佳的原因,李华认为,一方面NOME的货品更新比较慢,而销量不好的商品只能积压在仓库里,形成沉淀成本。另一方面,店铺整体的运营成本,尤其是人力成本较高也是一大压力。

  “店铺的人员配置都是由NOME说了算,但员工工资是由加盟商承担,像员工的招聘、培训、薪资制定、人员变动等,加盟商都无权干涉。”另一位店铺投资人对记者表示,“NOME为了保持品牌形象,给店铺配置的员工人数比其他同类型店铺要多,而且据我了解,NOME加盟店员工的工资也比人家高。比如店长一般的工资是六七千,但我们的店长都是上万。”

  “开店9个月,投入超过200万元,盈利不足5万元,回本需要360个月。”李华总结道,这与NOME创始人陈浩当初承诺的“3个月回本”相距甚远,无奈之下,他只能向NOME公司提出退店申请。

  合同被收回,加盟商退店无果诉讼无门

  但在申请退店的过程中,李华也遭遇了重重阻碍,至今仍未能如愿。

  据李华介绍,他于今年2月正式向NOME公司提出退店申请,当时NOME方面负责人表示不能直接由总部店铺,需要找人接盘、相关方签署转让协议,以类似于“转店”的形式完成退店。

  “但当时他并没有给我承诺具体时间,比如说3个月内搞定,只说帮我找到下家来接手店铺就能退店,后来一直没有下文。”李华表示,“但据我了解,他们(NOME)已经帮香港、北京等地的十来个店铺全额回收,自己做直营了。我就有个很大的疑问,为什么别人的店铺可以回购,我的就不行呢?”

  带着这个疑问,李华再次向NOME方面询问进展。而此时,对方出具了一份,要求李华将加盟合同寄到NOME总部,理由是旧合同中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同时对方承诺,新的合同修改好了之后会再寄回来,届时李华只要重新签订合同即可。但到目前为止,李华仍未收到NOME的“新合同”。

  根据李华的描述,今年2月至5月,他曾通过电话联系、当面拜访等方式多次与NOME方面沟通,但迟迟等不到退店消息及新的合同。直到今年6月,李华再去NOME公司试图当面跟负责人沟通时,他却被楼下保安拒之门外,失去了与NOME一方当面协商的机会。

  在此期间,李华认识了一批与他有类似经历的NOME加盟商,他们都面临着店铺业绩下滑明显、要求退店但合同被收回的问题。由于法律意识不足,他们并没有对合同原件进行复印,没有存入协议复印件,如今都陷入退店无果、沟通受阻、诉讼无门的境地。

  对此,有法律界人士表示,合同被收回并不意味着合同解除,合同效力仍客观存在。一方面,如果合同到期或满足解约条件的,双方能够自然解约;另一方面,若其中一方没有履行合同义务、涉及违约并造成一定影响,另一方可以主张解约。